主页 > 作文天地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2014年5月30日,在瑞典马尔默、德国汉堡、丹麦哥本哈根、西班牙维多利亚、印度新德里和全球数十个都市街上,一批奈及利亚移民和留学生发起第一届比亚法拉纪念日(BiafraRemembranceDay),他们挥舞着一面人们陌生的红黑绿太阳旗,高举着许多军人、饥民和被屠杀平民的照片。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要了解这些人和这面旗子背后的辛酸故事,我们要从19世纪末的奈及利亚谈起

位于西非的奈及利亚地区种族错综複杂,但是演变到近代主要被三个族群所支配:北方的豪萨(Hausa)、西南方的约鲁巴(Yoruba)和东南方的伊博(Igbo)。豪萨族人口为三族中最多,成员多信奉回教,政治经济为当地苏丹所掌控;约鲁巴族人口数为第二,占据了西南方的海港,实行专制但民风较豪萨自由,东南方的伊格博族则长期以部落或宗族为单位,实行地方自治。

1900年英国人殖民奈及利亚后,约鲁巴族首先西化,建立起全非洲大陆的第一支全数黑人的西化官僚体制、现代化医院和警察系统;英国人看到伊博族的民风自由,惧怕万一伊博族先受到西方薰陶后会危及殖民统治,所以在约鲁巴族归顺后才开始进入伊博族区,但是伊博族学习能力极强,而且当地豪族乐于把子女送去英国,接受西式教育,伊博族很快就追上了约鲁巴族,拥有为数众多的知识分子且普遍接受基督教。伊博族在西化之后人口快速增长,迫于人口压力,伊博族不断往其他地区迁移找工作。伊博族人非常擅长做生意,1950年代时伊博族已经掌控了奈及利亚多数的银行和地方商会。

为了维持统治稳定,英国行政官认用北方保守封闭但是为数众多的豪萨人统治奈及利亚,殖民时期时奈及利亚议会绝大多数是豪萨裔的议员。这种做法让本来已经很做综複杂的种族矛盾激化,从1940年代开始,约鲁巴和伊博族不断抗争要求奈及利亚独立,而北部的豪萨族自知没有英国人罩竞争力比不过南部的邻居,则坚决捍卫殖民体制。二次世界大战后,大英帝国财政困难,无法维持殖民政府运转,但是又觊觎奈及利亚世界第二大石油产国的地位,而伊博族居住的东南部又是重要油田所在,英国于是开了一个条件:英国和平撤出,但是伊博族和约鲁巴族必须留在奈及利亚,不准脱离。在惧怕与英国人打仗的心态下,约鲁巴和伊博人接受了英方条件。1960年奈及利亚脱离英国独立。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奈及利亚地图。西南方的Lagos是奈及利亚及全西非第一大港和奈及利亚前首都,主要居民是约鲁巴族;豪萨族主要分布在北部,Abuja是奈及利亚政府1991年设计出来的都市并取代Lagos成为首都,Enugu是伊博族区的政经和文化中心。(图片来源:BBCNews)

五年之后许多伊博族人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忍受不断挥霍政府预算的豪萨族支配的政府。1965年五名伊格博族中校发动政变,刺杀了豪萨族首相AbubakarTafawaBalewa并拥护伊博族军人,中将JohnsonAguiyi-Ironsi成立军政府。Ironsi上台之后,却为了巩固政权,向豪萨族示好并推行许多偏袒豪萨族的政策。伊博人的愤怒于是更为加深。

伊博族此时掌控了奈及利亚许多私营的电台,伊博族开始利用媒体展开传播战,公开批判嘲笑豪萨族的官员。豪萨则决定发动另一次政变,把政权完全夺回。1966年7月,豪萨族军人突袭政府,拥护豪萨族少校YakubuGowon。在7月到9月间豪萨族军人在北方大肆屠杀伊博族基督徒和知识份子,数千人丧失性命。

奈及利亚版二二八震惊了东南方的伊博族人。中校OdumegwuOjukwu,以种族清洗,选举舞弊和贪汙腐败为理由,在1967年5月30日宣布伊博族支配区域独立,建立比亚法拉共和国(RepublicofBiafra)。比亚法拉在伊博语里是「上升的朝阳」。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伊博族的处境虽然受到许多欧美知识份子的同情,但是面对石油利益,欧洲多数国家选择支持奈及利亚政府,当时的世界三大超强里,英国和苏联明确表态支持奈及利亚政府并提供大量军火;美国宣布中立,但是暗中给予奈及利亚政府援助。法国、以色列和葡萄牙虽然同情比亚法拉,但是不敢明说,只能暗中偷渡少量的食物和物资给比亚法拉。全世界公开承认比亚法拉的国家只有六个:尚比亚、罗德西亚、南非、加邦、象牙海岸和坦尚尼亚。

奈及利亚有10万大军、英式装备、苏联装甲车和绝对的人口优势,而比亚法拉只有8000名地方民兵,也没有什幺海峡或高山天险。奈及利亚封锁了所有比亚法拉对外的公路、港口与航班。但是1967年的战况却出人意料,小小的比亚法拉击退了奈及利亚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伊博族人全民投入战争生产,誓死与奈及利亚对抗。1967年奈及利亚军伤亡惨重,仅仅拿下两个军事要塞,而死伤已过万人。

1968年战争陷入胶着状态。奈及利亚开始从约鲁巴族募集新兵力,而比亚法拉能作战的军队已经膨胀至20000人。比亚法拉的英勇表现感动了许多欧洲人,欧洲开始有民间团体募集资金,给予比亚法拉空投援助和医护人员与器材,许多欧洲退伍军人,包括瑞典伯爵,资深飞行员CarlGustavvonRosen,进入比亚法拉帮助伊博族人,给予战略指导。在欧洲志工与佣兵的协助下,比亚法拉建立起了自己的国产空军,不断反击奈及利亚军队的补给线。

奈及利亚被比亚法拉打到恼羞成怒,开始採用残酷的战法──大量屠杀平民和尝试入境的志工,同时向英国求援。奈及利亚在1968年把比亚法拉围到几乎断粮,比亚法拉境内有200万人饿死,但是伊博族人苦苦支撑,拒绝一切奈及利亚提出的谈判条件。有钱人捐献出自己的工厂和私用车给军队,平民把自己的余粮分给战士。

1970年,比亚法拉终于支撑不住。奈及利亚军队从南边的海港Harcourt长驱直入一直冲到比亚法拉北部,把国境一分为二。此时比亚法拉已经毫无胜算,1月底,比亚法拉国会流亡至象牙海岸,比亚法拉被奈及利亚重新併入版图。

统一后的伊博族人因为1/5的人口丧生于独立战争,政经势力大衰。伊博区的重建然而很迅速。伊博族人勤奋向学,乐于接受新知,和擅长做生意的特质让伊博族在经济上再次超越奈及利亚的其他地方。伊博族人今天支配了奈及利亚多数的金融、保险、银行和交通工业。似乎伊博族人已经融入了奈及利亚一部分,但是民族独立的梦并未真正熄灭。

40余年来,奈及利亚政府在教科书上尽可能的避免讨论比亚法拉,但是资讯与网路的普及让许多伊博族的年轻人再度认识当年曾经属于自己的国家。伊博族长期以来受到的政治不公平待遇(至今奈及利亚不曾出过伊博人总统,而且伊博族地区的石油收入长期被中央政府浪费)和奈及利亚政府对于境内恐怖组织的无力作为,都助长了伊博民族意识的再度茁壮。21世纪的伊博族区内开始出现悬挂着比亚法拉太阳旗的住宅和餐馆;伊博族人出产了本地品牌的啤酒「Hero」,上面印着比亚法拉国徽;2012年11月,一百多名伊博族人上街示威,被奈及利亚政府以叛国罪逮捕。比亚法拉独立的问题,在伊博族青少年间也开始从檯面下讨论逐渐公众化。

不灭的西非朝阳:比亚法拉独立梦

当然,目前伊博族里支持脱离奈及利亚的人口是少数,多数伊博族人希望稳定保持在奈及利亚里的经济优势,不想和北部翻脸。但是在越来越多伊博族人开始重新找回那段几乎被遗忘的历史之际,伊博族是否会继续深化和奈及利亚的融合,或是民族主义将再一次觉醒,伊博族人最后重圆当年的比亚法拉梦?恐怕还要再等个十数年我们才能看到故事的结局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