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测业界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在 2008 年,我创立了 Storenvy ,一个基于社群网路的电子商务平台,为人们提供免费简易但却精緻的线上商店。关于 Storenvy 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它完全是围绕线上社群建立起来的,并且我们整合了所有线上商店的功能,试图打造一个社群电子商务市场,更具体的形容,我们就是「Tumblr 版的电子商务」。

不过在 2010 年的时候,我进入了 Y Combinator,然后又被踢回了家,共同创办人也走了,但然后我又从一些重要的投资人那拿到了 150 万美元融资,再然后我又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 A 轮。这就是我的故事,这就是 Storenvy 的故事。

外来者

在去年春天我就开始认真思考如何为公司找到融资。我熟通 Ruby on Rails,是个典型的产品人,而在当时我对创投一窍不通。Storenvy 是我的第一次创业,但我住在硅谷之外的堪萨斯城。不过在我们有了一些不错的产品、早期的关注度和一些人脉之后,我走向了湾区,去和一些我在 AngelList 上认识的有名的创投接触。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会面都还不错,回应都很正面并且都有约到下一次会面,但仍然没有确定下来的承诺。这些创投当中有个我比较熟的邀请我去吃早餐,当时还有另外四家新创企业的创办人,他们其中有几个正在 Y Combinator 的孵化中。我并没有太多想关于 Y Combinator 的孵化因为那时我们已经有了产品、客户和营收,我只是想尽快拿到投资以招聘更多的员工。但在早餐时有个人很喜欢我们在做的东西,他写了一封 Email 给 Harj,Y Combinator 其中一个合伙人。但是是 5 月中旬,Y Combinator 夏季的申请报名已经截止了,但在第二天我和 Harj 喝了杯咖啡之后,他就邀请我去进一步地面试以获得 Y Combinator 的录取。

一周后,我回到了旧金山并去 Paul Graham 家里坐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又直接去了机场。与 Paul 和 Harj 的谈话可以说是一种体验,Paul 常常问些很刁钻的问题,并且总是在我尝试着回答事打断我,但他的建议的确很有远见。由于他创立了 Viaweb,Storenvy 对他来说好像一个亲密的产品。「这很有趣,我们从来没有投资过一家打造线上商店的公司」。

我和他谈了有近一个小时,这对于平常只有 15 分钟的 Y Combinator 面试来说,很少见。之后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又接到 Paul 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他们希望能够投资我。那种感觉爽呆了,我进了 Y Combinator,世界上早期新创公司的精英育成中心。而我甚至没有填过任何麻烦複杂的申请表。前途很光明。

之后我发了一些庆祝的 tweet,虽然我一直被告知最好把好消息留在最后,但不管如何,我实在是忍不住。我自认为我自己并不属于硅谷,我是个外来者,但却拿到了一张入场券。唯一的问题就是:夏季的育成在 7 天后就开始了,而我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把公司搬进湾区。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我还想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些内幕,这很重要。Storenvy 是由我和另外两个人共同创立的。当时我们打造了产品的原型,在不同的城市。另外两个人都非常聪明、很有创意并且做事认真,他们都已经成家,所以我是知道搬去湾区对他们来说很为难,虽然他们很愿意很想这幺做。当时我们谈论了很久,在 Y Combinator 开始前两天,他们还是决定不去,因为创业生活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更希望在家里运营我们当时创立的另一个 T 恤印製公司,一个把营收用来营运 Storenvy 的公司。而我就在接下来的 36 个小时里收拾东西,準备出发。



在 Y Combinator 开始前一天,我发了一封 Email 给 Paul 告诉他我们的团队有了变化。当时我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个大问题,我天真地认为他会给我一些关于如何处理新情况的建议。但是,哎,Paul 对于这个改变很不高兴,但我也只是做了我认为对自己公司最好的决定。不过在几个小时后,我还是和妻子、狗以及所有家当登上了去往湾区的飞机。7 天时间根本不够在旧金山找到一个像样的房子,所以我们暂时住进饭店,而谁也想不到一住就是一个月。

第二天一早,Paul 就回了我邮件并且安排了一个与整个 Y Combinator 顾问团队的会面,试图讨论一下 Storenvy 的未来。由于我当时还没车,我没有太多空闲去想太多,花了 100 美元搭计程车就去了山景城。在走进 Y Combinator 的路上,感觉很不错,就像是一个新创企业的大学一样,你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渗出的能量和智慧。我和妻子坐在那等 Paul 和 Harj,我试着摆弄手机,但实在是无法集中注意力。他们会说什幺?我开始紧张起来。

现在我其实并不太记得当时会面的具体细节,我只记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试图成熟地处理坏消息,但一切都是白费功夫。我想要说服 Paul 我能够重新打造团队,这并不会影响到 Storenvy 的潜力。而他拒绝我的主要原因是改变太多了,并且他们不太看好只有一个创办人的新创企业。时机不太对,不过我也没办法,只能一直向他们推销我自己,强调 Storenvy 的前景,而他们似乎还是有些犹豫。等最后他们又到办公室里讨论了之后,还是告诉我他们并不准备现在投资 Storenvy,但让我等到冬季的 Y Combinator 再来。这就好像是我在手术台上失去了一位病人一样,你如何能接受在同一天进入 Y Combinator 然后又被踢回家?我很理解他们的决定,但当时的我真的是很绝望。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我很失落地回到了酒店,但仍然残存着希望,我到处发邮件,祈祷我身边有人能够告诉我该怎幺做才能改变 Paul 的决定。但一过就是 5 天,结束了。

妈的。

我在一个不熟悉的城市——没有团队、没有资金、住在酒店,那一周的变化实在是太烂了,简直就是天堂到地狱。

而这正是大多数人会放弃的时候。但我是个非常顽固的人,当我真正想要做什幺事时,我不知道放弃是什幺。当时我的确花了一些时间才回过神来,甚至也想过「嗯⋯⋯我是不是应该去我妈那呆几个星期”,但那些念头很快就没了。我还有一些可以支持几个月的现金,我决定继续下去。

拼命

我知道如果我仍然希望我的公司能够走到预想的那个阶段,那幺我必须待在湾区,所以我和妻子第一件事是先把住所找到。在六月份我们搬到了一个临时的公寓,然后我就开始疯狂地参与社交活动。无论早餐、中餐、晚餐都会和一些湾区的创业者们一起,我一向是一个比较容易打入人群的人,性格也外向,网路名声也不错,而现在有开始参加一些创业会议之类的活动。而我妻子更是开始表现得像一位共同创办人。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进行推广,但我们是以一种更加私人的方式进行的,而不是像大多数公司一样以官方的名义。我们把我们的真实身份公布在 Storenvy 社群里,让大家了解我们是谁。我们每週都会随机赠送一些赠品并製作一个好玩的影片来告诉大家谁赢得了奖品,人们很喜欢这样。我们的使用者实实在在地开始和我们有了一种关联,而这样的透明度,是有正面的意义的。

几个月后,Y Combinator 的 demo day 开始了又结束了,而我们的状况也开始好转。我能从每个月增长的使用者趋势中看出,已经到了一个需要第二次融资的阶段了。我可以写一些关于我是如何融资的一些技巧,但是说实话,看 TechCrunch 的文章就够了。在接下来的四周里,我不仅拿到了确定的协议,甚至我决定把原来初定的融资金额加倍,好让给多的人参与进来。最后,从一系列的投资人身上,我们拿到了 150 万美元的融资,包括了 Spark Captial、First Round Capital 等等。

人们开始询问我是如何做到的。在我这一年的经历中,我学到最多的就是「别做什幺」,只是我还是没学会。但实话实说,真正对我有帮助的其实是一个事实,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并不怕再次失败。投资人很喜欢创办人的一种特质,那就是弹性。你可能会说说不定是因为我被 Y Combinator 踢出的经历让我拿到了融资,这就好像是一个不错的卖点,但其实是因为我挺过了低潮期并且一直没有放弃 Storenvy 最初的愿景。

被YCombinator踢回家后,我获得了650万美元融资

我想说明的一点是,我非常尊敬 Paul 和 Harj 等 Y Combinator 的团队,他们是一个为新创企业服务的非常棒的专案。Paul 放弃 Storenvy 的决定是对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很希望当时事情能够成功,推荐所有的新创企业都可以尝试着报名。但我也希望大家明白,Y Combinator 的拒绝并不等于市场和使用者的拒绝。

这一年的经历非常珍贵,一年前我绝对不敢想像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现在我住在旧金山,全家都在。我过上了我希望已久的创业生活,如此热爱!

最好玩的地方在于,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成就感,只是觉得终于得到了我希望得到的资源。

我一位朋友曾说过:「一个公司是建立在三个点上的:愿景、团队和引导力」。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愿景和引导力,我正在努力建造一个团队。

[本文编译自:joncrawford.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